曾怼主帅破巴萨,勇猛与缺陷并存的阿斯普里拉

曾怼主帅破巴萨,勇猛与缺陷并存的阿斯普里拉

2019-07-10 12:32
英超
纽卡斯尔
哥伦比亚
深度
精华
足球

当阿斯普里拉穿着皮草,出现在大雪纷飞的纽卡斯尔,也预示着英超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步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这位看似古怪的哥伦比亚前锋于1996年2月从帕尔马转会纽卡斯尔,尽管在泰恩赛德郡的两年时间里,阿斯普里拉并没有达到球迷们的期望,但他仍旧给球迷们留下了一些美妙的、欢乐的时刻。thesefootballtimes作者Dan Williamson就讲述了这位哥伦比亚前锋在纽卡斯尔的故事。

1969年出生的阿斯普里拉出生于哥伦比亚考卡山谷省的图卢阿。他的足球生涯始于图卢阿北部90公里的卡利,那是拥有哥伦比亚最负盛名的造星工厂卡洛斯-萨缅托-洛拉。随后,阿斯普里拉在库库塔正式开启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并在一年之后得到了哥伦比亚最成功的球队麦德林民族的青睐。转会麦德林民族之后的阿斯普里拉享受了美妙的三个赛季,他不仅跟随球队夺得两个主要奖杯,而且还攻入了近40粒进球。

同时,阿斯普里拉在麦德林民族出色的表现,最终为他赢得了转会帕尔马的机会——当时的意甲联赛可是世界上水平最高、最吸金的联赛。事实证明,帕尔马当时为了签下阿斯普里拉所花费的1100万美元完全是值得的,因为仅仅一年之后,这位哥伦比亚前锋就被国际足联评选为世界排名第六的球员。

当时帕尔马阵中拥有佐拉、布洛林和迪诺-巴乔等一众优秀球员,他们在斯卡拉的率领下,先后夺得了欧洲优胜者杯、欧联杯和欧洲超级杯的冠军。不过令人遗憾的是,虽然帕尔马接连斩获荣誉,且阿斯普里拉在不到四年的时间里为球队攻入40粒进球,但他仍旧无法俘获斯卡拉的“芳心”。而这样的情况,也是为阿斯普里拉转会纽卡斯尔铺平了道路。

同时,阿斯普里拉在塔尔迪尼球场出色的表现,也为他赢得了代表哥伦比亚国家队出战的机会(1993年)。阿斯普里拉在对阵阿根廷的比赛中收获了自己在国家队的头两粒进球——那场比赛就是阿根廷足坛历史上最黑暗的时刻之一(世界杯预选赛),哥伦比亚客场5-0击败阿根廷,并凭此得到了参加1994年美国世界杯决赛圈的参赛资格。

阿斯普里拉一共代表哥伦比亚出战过两届世界杯,包括那令人印象深刻的1994年美国世界杯。当时备受期待的哥伦比亚在小组赛中垫底出局,而如此糟糕的战绩也是引发了一系列惊人的悲剧,在对阵美国一战中攻入乌龙球的埃斯科瓦尔更是遇刺身亡。在2001年结束自己国家队生涯之时,阿斯普里拉一共为国家队出场57次,攻入20粒进球。

效力帕尔马之时的阿斯普里拉

1995/1996赛季,在约翰-霍尔那数百万资金的支持下,凯文-基冈率领的纽卡斯尔在英超联赛中掀起了一场风暴。1996年1月20日,他们与积分榜次席的曼联拉开了看似不可逾越的12分差距,在联赛仅剩15轮的情况下,他们看起来真的非常有可能赢得自1927年以来的首个顶级联赛冠军。

2月10日,纽卡斯尔客战米德尔斯堡的东北德比中,阿斯普里拉完成了自己在泰恩赛德郡的首场比赛——尽管这位哥伦比亚射手在24小时前才抵达纽卡斯尔,并且赛前还喝了一杯酒,但他仍旧是在比赛第67分钟之时替换下了吉莱斯皮,并成为了球队扭转场上局面的关键(阿斯普里拉上场之时,球队0-1落后于对手)。

在阿斯普里拉出场之后,纽卡斯尔在11分钟的时间里连入两球(阿斯普里拉两次助攻),成功逆转对手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尽管为了对抗纽卡斯尔的寒冬,阿斯普里拉出场之时还戴着手套,但这并不妨碍他在场上的精彩演出:他先是左路突破,传中助攻史蒂夫-沃森头槌破门,随后又在右侧完成突破,助攻莱斯-费迪南德,攻入致胜进球。

加盟纽卡斯尔不久之后,阿斯普里拉迎来了自己的英超处子球。那是2月对阵曼城的比赛,最终那场在缅因路球场进行的比赛以3-3的比分握手言和。虽然阿斯普里拉的进球没有能够帮助球队取胜,但他在这场比赛中展现出了自己凶狠的一面:他与基斯-科尔发生冲突,遭到了停赛处罚。

3月4日,曼联做客圣詹姆斯公园球场,而此时纽卡斯尔与曼联的差距已经缩小到了4分。而在这场纽卡斯尔主场迎战曼联的比赛中,面对有如神助的舒梅切尔,纽卡斯尔并没有办法取得进球,坎通纳的关键进球,则是最终帮助曼联1-0取胜,赢得了这场至关重要的比赛。不过阿斯普里拉在这场糟糕比赛中出色的表现,仍旧赢得了球迷们的阵阵掌声,或许这对于纽卡斯尔球迷而言,算得上是一个小小的安慰吧。

当然,在主场输给曼联之后,纽卡斯尔也是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因为在不到六个星期的时间里,弗格森的球队就追回了11分,距离纽卡斯尔只有一分了。

19天之后,纽卡斯尔前往海布里球场迎战阿森纳,而在这场0-2不敌阿森纳的比赛之后,阿斯普里拉与他愤怒的主教练爆发冲突。这位哥伦比亚前锋显然没有顺从地沉浸在凯文-基冈在赛后的长篇大论之中,而是选择在离开球场之前迅速冲个澡,换好衣服,然后骑上自己的摩托车,以避开随后的交通堵塞。阿斯普里拉表示,听主教练赛后的絮叨毫无意义,而且他也根本听不懂凯文-基冈在说些啥。不过在纽卡斯尔深陷危机的情况下,阿斯普里拉这样的行为显然无助于团队精神以及球队的团结稳定。

4月3日,纽卡斯尔做客安菲尔德,完成了一场史诗级的对决。虽然阿斯普里拉的右脚抽射,一度帮助纽卡斯尔3-2超出比分,但科利莫尔的梅开二度,最终还是让纽卡斯尔铩羽而归。至于凯文-基冈,他一屁股坐在替补席广告牌上的经典沮丧表情,也是给利物浦的赞助商做了一次极好的宣传。

那个月晚些时候,情绪脆弱的凯文-基冈率领纽卡斯尔在埃兰路球场1-0击败利兹联之后,发表了“我爱死它了”的长篇大论,而这一幕再一次成为了英超赛场上的经典时刻。弗格森的心理战,以及曼联的无情表现,最终击垮了凯文-基冈。

阿斯普里拉在纽卡斯尔有过一个不错的开局

尽管纽卡斯尔在一月之时看起来已经夺冠在望,但最终他们还是与1995/1996赛季的英超冠军擦肩而过。至于问题究竟出在哪里,那就要看评论者的立场了。阿斯普里拉与巴蒂的加盟,是否打乱了纽卡斯尔这台运转良好的机器,而不是像人们所希望的那样,加强和重振球队?吉莱斯皮显然是这样认为的,但他并没有将矛头对准自己的英格兰同胞巴蒂,而是将怒火发向了哥伦比亚前锋。

这位北爱尔兰人觉得自己为了迁就阿斯普里拉,成为了球队的背锅侠。吉莱斯皮说道:“球员对于这样的改变显得有些生气,因为他们打乱了球队的比赛方式。谁知道如果我们坚持一直以来,颇具成效的战术体系,会发生什么事情。“

在巴蒂首发的6场比赛中,纽卡斯尔输掉了4场比赛。资深球迷伊恩-丘萨克坚称巴蒂的到来,确实打乱了球队的战术体系。他表示:“巴蒂并不是我们需要的球员,他的消极情绪扼杀了我们的中场。”

比尔兹利和莱斯-费迪南德则并不这么认为。特别是莱斯-费迪南德,他认为纽卡斯尔的状态下滑是因为战术一成不变,“每个人都认为是他(阿斯普里拉)让我们失去了冠军,但事实并非如此。”纽卡斯尔中后卫史蒂夫-豪威也赞同莱斯-费迪南德的言论:“还有另外10名球员,所有人都应该对此负责。”

此外,还有一些特别的事情对这个赛季的纽卡斯尔造成巨大的影响,但这些特别的事情的影响力往往被人们所低估。如果不是坎通纳和舒梅切尔的出色表现——特别是舒梅切尔,他在客战纽卡斯尔的那场经典六分战中如同铜墙铁壁——那么纽卡斯尔肯定能够止住自己的颓势,并重新找回自己的状态。然而,有时候现实就是这样,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当然,抛开这些争论不谈,阿斯普里拉在加盟纽卡斯尔的首个赛季里,情况确实算不上理想,他在14场比赛中仅攻入了3粒进球。不过当时球迷们的态度还是乐观的,他们希望阿斯普里拉在这半个赛季的时间里只是老虎打盹,接下来的新赛季里,这位哥伦比亚攻击手就会找回自己的神勇的状态。

尽管处子赛季情况不算理想,但球迷仍旧对阿斯普里拉抱有希望

在经历了1995/1996赛季的惨败之后,纽卡斯尔再度起航,并且在1996年夏天以1500万英镑的天价,从布莱克本签下了阿兰-希勒。

1996年10月,纽卡斯尔再次在圣詹姆斯公园球场迎战曼联,并以5-0的比分横扫曼联。不过在这场万众欢腾的比赛中,阿斯普里拉并没有得到出场时间,只能够使坐在替补席上静静地看着队友们的演出。同时,这场比赛也是他们在那段时间的10场比赛中取得的第8场胜利。看起来纽卡斯尔已然摆脱了上赛季的阴霾,重新找回了自己的巅峰状态,然而令人意外的是,随后一系列糟糕的表现——包括连续七场不胜——不仅让纽卡斯尔在积分榜上掉队,更是使得凯文-基冈与1997年初离开了球队。

在凯文-基冈离开球队不到一周的时间,利物浦名宿达格利什就接过了纽卡斯尔的帅印,而两个月之后,他便率队出征安菲尔德,迎战自己的老东家利物浦。这场纽卡斯尔客战利物浦的比赛,同样是一场英超经典战役——两支球队一共贡献了7粒进球。当时阿斯普里拉刚刚从国家队归来,起初他还担心自己无法获得迎战利物浦的机会,但却意外获得了首发出战的机会。

值得注意的是,阿斯普里拉在这场比赛中的进球,也是他在那个赛季英超联赛中的首粒进球——他的进球帮助球队缩小了比分差距(2-3)。当沃伦-巴顿为纽卡斯尔扳平比分之时,他们还以为自己能够在安菲尔德收获一个积分,但红军上帝罗比-福勒的进球,击碎了他们的美梦,最终利物浦再次以4-3击败纽卡斯尔——亦如此前那个赛季的比赛一样。

最终纽卡斯尔在1996/1997赛季再度夺得联赛第二,但这一次的他们收获了欧冠参赛资格。此外,阿斯普里拉在25场比赛中攻入了9粒进球,帮助纽卡斯尔晋级联盟杯四分之一决赛。

1997年夏天转会期,纽卡斯尔遭遇到了巨大的压力,大卫-吉诺拉和莱斯-费迪南德先后离队,阿兰-希勒的脚跟韧带又在一场友谊赛中受伤。也正是因为如此,阿斯普里拉成为了纽卡斯尔在锋线上的首选,扛起了球队的进攻大旗。

诚然阿斯普里拉的闪光时刻转瞬即逝,但他的能力还是毋庸置疑的。在1996/1997赛季的联盟杯比赛中,阿斯普里拉曾在圣詹姆斯公园球场上演大四喜,所以在1997年9月,纽卡斯尔主场迎战巴萨之时,所有球迷都希望阿斯普里拉能够再一次在重要时刻绽放出自己的光芒。

尽管当时纽卡斯尔所面对的巴萨并不如后来里杰卡尔德、瓜迪奥拉执教巴萨之时那么强大,但拥有菲戈、路易斯-恩里克、索尼-安德森和里瓦尔多等天才球员的加泰罗尼亚球队,仍旧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强大球队。

阿斯普里拉接吉莱斯皮的助攻,头槌攻破巴萨大门

比赛一开始,阿斯普里拉就表现得相当兴奋,他在对方禁区内左突右冲,导致门将犯规——尽管这一次犯规还有待商榷,但纽卡斯尔依旧获得了点球。阿斯普里拉亲自操刀主罚,打赫斯普的右侧。尽管荷兰门将赫斯普触碰到了皮球,但他还是没有办法将皮球挡出。随着阿斯普里拉点球命中,纽卡斯尔球迷的激情瞬间被提高了一个新的高度,而进球之后的阿斯普里拉则是张开双臂,欣然接受球迷们的赞美。

在阿斯普里拉取得进球之后,吉莱斯皮则是为球队策划第二粒与第三粒进球,他压制住了巴萨左后卫塞尔吉,传中球找到阿斯普里拉,后者连续完成头球破门。尽管随后巴萨连追两球,但这仅仅只是一个安慰。阿斯普里拉在那晚展现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上佳状态,他就是一名不可战胜的球员,他将自己的天赋与力量结合在了一起,他的表现足以与世界上最好的球员竞争。

不过在这场比赛之后,纽卡斯尔并没有能够延续他们主场对阵巴萨之时的神奇,而是接连在欧战赛场上输掉了四场比赛,即便在最后一场小组赛中取胜,但这并不足以帮助他们晋级淘汰赛。

在那之后,阿斯普里拉又再为纽卡斯尔攻入了3粒进球,并最终在1998年2月转会回归帕尔马,而1998/1999赛季的纽卡斯尔则最终排在联赛第13位。同时,阿斯普里拉的离开就如同魔咒一般,他离开帕尔马之后,斯卡拉早早“下课”,而他离开纽卡斯尔之后,达格利什也很快就离开了圣詹姆斯公园球场。

尽管阿斯普里拉在泰恩赛德郡只不过待了两年时间,攻入18粒进球,但他仍旧能够成为凯文-基冈时代纽卡斯尔勇猛与缺陷并存的象征。丘萨克说道:“评论阿斯普里拉在纽卡斯尔的那段日子,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尽管他仍旧是泰恩赛德郡一名非常受欢迎的球员,但他的离开并没有让人感到遗憾。”

离开纽卡斯尔之后,阿斯普里拉从未真正在一支球队安顿下来,最终他回到了哥伦比亚,建立起了一个庞大的牧场,直到今天,他仍旧将那里视为自己的家园。也许这就是曾经在欧洲闯荡六年的阿斯普里拉回归家庭的象征。在经历了泰恩赛德郡冒险之后,阿斯普里拉几乎没有为任何球队出场超过12次。而且在接下来的4年时间里,他效力过8支球队,包括短暂回归老东家帕尔马和麦德林民族,他的足迹遍布巴西、墨西哥、智利以及阿根廷。

阿斯普里拉从来没有在顶级赛事中展现出自己高效的一面,而且与他那不容置疑的天赋相比,他真的没有获得应有的荣誉。阿斯普里拉的灵光一闪,以及他慵懒的比赛风格惹人关注,但与此同时,这也妨碍了他成为一名真正的世界顶级球员——因为他无法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保持自己最好的状态。

不过,他看起来是如此怡然自得,总是能够在一些重要的时刻闪耀自己的光芒,并将自己的形象深深烙进所有被他感动过的球迷心中。对于纽卡斯尔球迷而言,这位球员与他所处的时代,绝对会是刻骨铭心的记忆。

(Armour)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gematama.com